实用信息‎ > ‎工作面试‎ > ‎

管大宇:我如何逃离外企

posted May 17, 2010, 6:44 AM by ZUAAS Activity
[导语]    管大宇干什么都比我们赶早:15岁,考进中国科大少年班;22岁,刚够宪法规定的婚龄,就结了;23岁,趁热打铁当了奶爸。“这证明我发育非常地正常。”在人生规划上,管大宇也比我们早:30岁,彻底告别为外企打工的职业生涯,不“跟团”了,而要开始“自助游”。

[正文]    两个月前,管大宇从Oracle辞职,辞职信写得有点幽默:“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不带走一片Oracle正版光盘。”做这个决定,管大宇用了一周时间。毕竟,Oracle是全球最大的软件供应商,好大一间外企,管大宇的收入也很好看,每月好多Money发手里,只要不离开,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可是,管大宇还是一个转身走了。去处不是更大一间外企或什么单位,而是一个自由人。今天,很难界定管大宇的新身份:丈夫,父亲,代理商,品酒师,FB分子,旅游家,生活家……虽然已经在狠狠地享受着自由的新生活,对于逃离的外企,管大宇仍然还有很多新鲜甚至尖锐的思考。

外企就像围城

    自己创业失败才去了外企。本来想当科学家的,后来看了很多企业家传记,热血沸腾,觉得开公司太容易了,逢年过节就剩下数钱了。1999 年,我21岁,开了自己的公司,还从硅谷整来250万美元风险资金,可赶上了互联网泡沫,一下子就变天了。我就明白了,写传记的都是枪手,只写好的,不写坏的,看这样的企业家传记害死人。

    人有个优点,就是选择性记忆,失败了,没事,该吃吃,该睡睡,结婚生孩子,什么都不耽误。但我知道了,我要学习。最好的学校当然就是外企。我学计算机的,瞄上了IBM。求职信每天都发,也不怕人家收信的烦,连续发了40多天。那时候还没有反垃圾邮件,我这招很成功,后来IBM有3个部门要面试我,我就这么进了外企。
    就像围城,好不容易进去了,才发现跳进一大火坑。每个外企都有它自己的文化,你必须适应它。我最早的这段,可以称作痛苦的适应期。第一件事就是要弄懂每一个英语缩写。一开会,一听缩写不懂的,不用问,新来的。不过我脸皮厚,拿点好吃的贿赂一些小姑娘,人家就告诉我了。

    还有一点就是压力大。女的当男的使,男的当牲口使,真是这样。干不好,真要请你走人的。我去的那部门,做销售,业务非常难做,我的前任活了3个多月就被干掉了。我呢,从销售最底层做起,当大头兵,玩儿命干。这一做,就做了将近5年,2006年1季度我还得了亚太区第一名。这真是拚出来的:我体重超重,还有中度脂肪肝。这么年轻就得上这个,也不容易。
我是一匹等着扑上去的狼

    痛苦期一过,就进入了享受期。在外企,收入蛮高的,又是做销售的,绝对够花,买辆车,买个房,出国度个假,到哪儿住酒店都五星级,虽然发不了财,小日子过得还是很Happy的。还特别有优越感,无论去哪,人一问,你一说,哇,IBM的管大宇,Oracle的管大宇,失敬失敬,久仰久仰,虚荣心得到巨大满足。可慢慢地,你就像那只青蛙,再也跳不出一点一点加热的水。

    一直在观察,外企里,人会变成什么样。先说女的。外企不是总招形象比较好的女职员嘛,你会惊叹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仙女啊;等过上3年,你再看那仙女,变成职业经理人了,穿着职业套装,大步流星地走路,跟男人一起说荤笑话,打电话很大声,也会骂人了,加班,喝酒,抽烟,女人味找不到了。男人呢,就变成两类:一种看上去太文明、缺刚烈的男人气;第二种就有江湖气。而且,工作压力就写在脸上。高阶经理人又怎么样?就说2005年,IBM大陆人里位置最高的一个经理人,人很好,也很有能力,却得了一种很难命名的病,去美国治也没有治好,很快人就没了,才40多岁。我吓坏了,我要干得特别好才能干成他那样,但留下了什么?这对我,是个很大的触动。

    一个触动,就是我看到一些干到40岁左右的外企白领和金领,就像狼群里的老狼,干也干不动了,后面还有一批小狼,要体力有体力,要能力有能力,有野心,敢干,能颠覆一切,一直等着上来挑战你,撕碎你呢。很悲壮吧?我也是一匹这样的小狼,但当我看到这些老狼,我也想到我老的那一天。职业生涯的残酷性就在这里: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推别人,别人也推你。

打工被重用,可能是陷阱
    喜欢玩游戏。有一天,玩着玩着,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玩过游戏的都知道,你可以不断地存盘,输惨了,可以再把以前存盘的调出来,重新玩。可是人生呢?哪一段人生没有走好,cancel掉重来?这个游戏提醒我:30岁了,人生最黄金的年龄,我不能用来打工,人得过自己要想的生活。这样,等我老了,我回顾我这一生,我不后悔,我有的讲。

     外企,打工被重用,很可能是人一生最大的陷阱。为什么这么说?我记得我小时候,我跟我爸下象棋。我一会儿吃个车,一会儿吃个炮,吃得特过瘾,但我吃了我爸的车马炮我还是输。后来我才明白,我光顾着吃子了,忘记了下棋的目的是将军。人生也是,有大的目的,也有小的目标,小的目标却往往让我们忘记了大的目的。你本来很有理想,但你被重用,你适应了,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吧,不满足;可让你放下,又舍不得。理智告诉你,要出来;恐惧却告诉你,不要出来。一会儿这个占上风,一会儿那个占上风,白天还这样想,晚上就不一样了,喝酒前和喝酒后,也不一样。因为,人都害怕失去眼前的东西。一鸟在手,胜过两鸟在林。

    一个职业人,一定得思考我们和平台的关系。就说黄健翔吧,他在央视时呼风唤雨,请谁谁到;可是他离开之后,我看到一个报道,说他在新的平台上,想请谁有时候就请不来了。人家还是认央视。我觉得,有时候咱们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其实,不是你牛,而是你名片上的这些蝌蚪字母牛,你那个平台牛。你一离开这个平台,那些光环也跟着一起没了。
你是你自己的有限公司     有本书,叫《你,有限公司》,这个提法挺震撼人的。我想,我就是把自己作为一个有限公司来经营的。我把我的“自助游”规划为三步曲。第一步,用三到五年时间,建立经济保障,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满意的生活。第二步,35~40岁,开始享受人生,环游世界,去法国南部品葡萄酒,去欧洲自驾游,去非洲看大象,去阿尔卑斯山滑雪,自由地在世界各洲间来来往往。第三步,也就是40岁以后,我要做慈善,开始助人。我要拿自己的钱做一个基金会。人这辈子,总得干些什么事,不说崇高,但要有意义,有价值,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他们,不就是这样嘛。我的这个规划,时间可能略微有调整。我觉得,我只有这样生活过,我才不会后悔。

    有人问我,你风风光光地离开外企了,出去做什么了?可能让很多人跌碎眼镜:我做了安利的代理商。几乎所有朋友都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整个大生意?为什么不整个正经事儿干?以前我们可能都接触过安利的直销员,给人感觉不正常,也很迷狂。安利,我当年也反对得很认真啊。现在我自己做了。

    我看什么:一,它合不合法?合法,国家支持;二,它有没有市场?有!记得我自己在纸上写了很多机会,开连锁经营,做餐饮,做IT,考虑风险、资本、能不能可持续发展、我是不是了解,等等,我一个一个勾掉,最后留下的,就是做这个。首先我做的是代理商,不是直销员。另外,安利是个成熟的企业,它是世界五百大,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它也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个人创业的模式。我做过考察,去美国看了安利总部的产品和它的厂房。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食品厂房,角是圆弧的,没有死角,不会落灰尘,这种洁净度是只有药厂才会执行的标准。这么说吧,连它的奶牛,也都没有心理疾病,有比较健康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和两性关系。我就觉得这事我可以做。
我能品出厨师的心情了

    我离开外企,可不是为了要过那种紧张兮兮的打拚生活。我骨子里追求成功,但我更重视生活品质,要做个生活家。现在不是讲和谐社会嘛,这个概念很不错,落实到个人生活层面,也需要这个和谐。辞职的时候,我给我的同事们说,未来如果有饭局、飙歌、FB等重大事件发生时,请直拨我的热线。我是个热爱生活的专业FB分子(“腐败”分子)。

    出来了,有了好多时间。才发现,现在有时间的人,才是真正的富人。有了时间,你内心的速度就慢下来了,就敏锐了,你的五感就打开了,慢慢地全醒了,生活最本质的味道就出来了。比如,以前吃饭,光说话了,脑子全在事上,饭的美味过去了。现在,我能品出厨师的心情了。厨师今天不高兴了,做的菜味道就不对;高兴,他的菜就会反映他特别愉悦的心情。饭吃到这个份上,就有滋味了。

    也能看到风景了。我记得一个周一,下着雨,我开车上高速,去怀柔,城里还在下雨,可怀柔已经停了,很多的大块云彩,就像棉花一样盖在山顶,在山和山之间,真的是在流动,空气清新,还有泥土香味,往你鼻子里直灌,而且,没有人,那是什么心情!以前,这样的美景就存在,可我看到等于没看到,因为总有星期一焦虑,要开例会,要么被老板骂,要么骂我带的人,像现在这么真实地感受自然,还真是被自己感动了。

    回山东看过我父母。我妈握着我手聊天,这么多年,头一次。我还报了一个品酒师班,现在我能尝出4种常见的葡萄品种了。红酒要慢品,其中有很多人生滋味:等待,些许的失望,更多的是欣赏。

    会不会大家听了我说的,都从外企逃跑了?你放心,你怎么渲染我,都不会跑,打都打不跑。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创业,你也不一定像我一样逃离外企、国企还有私企。团游也好,自助游也好,都成,关键是,你得为自己规划,人生没有人替你作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