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狮城新闻‎ > ‎

新加坡挑战香港(zz from FT Chinese)

posted May 5, 2010, 11:05 PM by ZUAAS Activity   [ updated May 5, 2010, 11:15 PM ]

当唐马思(Thomas McMahon)和他的印度出资方选择在哪里筹建一家亚洲商品交易所时,他们最先想到的是香港。香港毗邻中国内地的地理位置,以及内地蓬勃发展、亟需大宗 商品的经济,对他们颇具吸引力3过去了,隶属于印度金融技术集团(Financial Technologies)的交易所即将开业——地点却不在香港,而是向南近4时航程的新加坡们考虑香港,是为了能够服务于中国市 场,但我们断定,无法在那里维持一家独立商品交易所的运转——业环境不合适,曾任纽约商业期货交易所(NYMEX)亚洲区董事的唐马思表示 反,新加坡态度非常热情。当地政府完全能接受成立一家独立的外国交易所,与现有的交易所竞争,并认同应当创建一种完全竞争的环境。而这正是我们想要的。

新加坡热情欢迎这家将被命名 为新加坡商品交易所(Singapore Mercantile Exchange)竞争者,对于这会给现有的本土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Singapore Exchange)——造成的潜在间接伤害,也愿意放手不管。这充分证明了新加坡有利的商业环境,而这有助于该国在争夺21纪亚洲国际商业中心的较量 中,成为香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还有人更为生动地表达了这种观点。一走进樟宜机场(Changi Airport),就会有人向你发放对冲基金开户指南,总部位于香港的Asia Alternative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之一詹姆士德卡斯特(James de Castro)最近在新加坡金融中心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奖赏很诱 人。亚洲各国迅速的经济增长,正创造着各式各样的机遇,吸引了大批银行家、交易员、律师及其它专业人士。更多欧洲、北美和印度的大公司认为,自己需要一个 地区总部。而于对英语和可靠沟通的需求,意味着选择通常是在香港和新加坡之间展开

日本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东京股市规模也位居世界第 二。但由于业务重心几乎完全放在国内,东京实际上并不在人们的考虑之列。例如,由于监管和语言方面的障碍,自2004年起,东京证交所(Tokyo Stock Exchange)仅仅吸引了不到10家海外公司上市,而香港和新加坡则吸引到了数百家没人能把香港排除在外,它是中国内地 不可或缺的口岸,也是大多数全球投行和商业银行、私人股本基金、大型投资机构以及国际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的地区总部所在地。施行自治的香港,在资本市场上 的扮演着重要角色,大批中国企业选择在此进行令人瞩目的发行交易。今年夏季,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也准备在港(沪两地)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此次融资规模将高达290亿美元,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不久前, 汇丰(HSBC)行政总裁纪勤(Michael Geoghegan)伦敦迁至香港,摩根大通(JPMorgan)也将其国际私人银行业务主管从纽约调到香港,以重点关注亚太地区的机遇。香港的重要性 由此可见一斑。伦敦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的明星基金经理安东尼(Anthony Bolton)也放弃自己的退休计划移居香港,推出一家中国股票基金根据伦敦金融城政府(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 2月份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最新排名,香港已经将自身与伦敦和纽约之间的差距,缩小到自5年前该报告推出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迅速发展的新加坡则紧随其后,名 列第四。这两座城市名次的提升,无疑让那些西方竞对手忧心忡忡伦敦金融城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傅思途(Stuart Fraser)表示:对全球日益加剧的竞争,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目前,新的监管规定有可能加速金融重心向迅速发展的市场转移。

但与此 时,香港也出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2月份的官方污染指数飙升至创纪录水平,是通常水平的5倍,迫使各学校禁止了一切户外活动。去年,有八分之一的日子空 质量处于水平。香港存在空气质量问题,这影响了公司吸引人才的能力,一些国际商业团体已经就此向相关部门表达了意见,香港澳洲商会 (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负责人白碧仪(Deborah Biber)表示。 吸着这种空气的香港人,还必须支付高出新加坡3倍的房价。一套1600平方英尺(150平方米)的公寓,月租金通常在1万美元以上。而在绿叶繁茂的新加 坡,一栋带花园、花园面积是房屋面积数倍的住宅,月租金可能还不到4000美元。

可能最为严重的问题是,香港似乎越来越朝国内看——就在 洲其它地区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之际,香港的政治和商业重心却日渐集中在中国内地。当新加坡暗中谋划着如何主宰亚洲大宗商品交易,或怎样从马来西亚手中抢走 一大块伊斯兰金融市场时,香港人却在考虑如何应付北京方面的政治干预。忽然之间,邻近赤道、地处亚洲贸易线路中心的新加坡,看上去更为核心,国际化程度也 更高。

因此,新加坡不仅逐渐成为亚 洲大宗商品行业的中心(交易范围包括实物和期货),还成为非金融企业的地区总部所在地,尤其是信息技术、制药、电子和制造业。还有一些大公司将这里作为东 亚地区业务的大本营——整个东南亚地区拥有近6亿人口,经济总量超过了印度在金融业,许多机构把新加坡作为指挥中心,例如渣打银行 (Standard Chartered)、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巴克莱银行(Barclays)。英国保诚集团(Prudential)也于423日宣布,计划在新加坡进行第二上市,作为其拟议中香港第 一上市计划的补充。保诚计划通过两地上市融资210亿美元,为其收购美国国际集团(AIG)亚洲资产的计划筹集资金

新交所首席执行官薄满 (Magnus Böcker)表示,()增加在新加坡上市的决定,反映出新加坡资金管理实力的增强——该国管理下的资产规模为1.25亿美元,大约是香港的两倍。这对一些公司颇具吸引力,使它们前来发掘新加坡的机构投资者市场,满乐表示

时,在得益于印度的崛起方面,新加坡的条件比香港更为 有利,这一点十分重要。印度正鼓励本土企业进行海外扩张。IT外包公司惠普(Wipro)和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CS),已双双将亚洲总部落户新加坡, 而根据印度商业论坛(India Business Forum)的数据,还有多达2500家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基地们可以将总 设在印度、悉尼、香港或新加坡,”TCS亚太业务主管吉瑞加潘德(Girija Pande)表示。“[们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们在新加坡的业务规模可观,超过了香港,[时也因为]新加坡与印度的空中联系非常紧密,远远超过 了香港。许多与我们合作的技术公司……也都把总部设在了这里,新加坡俨然已成为了一个技术中心。

许多移居海外的印度人表示,在印度以外的亚洲地区,新加坡 最能让他们找到家的感觉。部分原因在于,新加坡自身拥有一个出色的印度社区,该国的金融和法律部长均是印裔新加坡人。新加坡是印度第二大外国投资 者,20082009间,吸引的印度海外直接投资总额位居亚洲之首

潘德表示,印度每一家大公司都在认真考虑新加坡视其为亚洲潜在的国际中心。印度人的足迹遍布新加坡的各行各——业、政府、科技和银行;印度人在这里生活得很舒服。我们有时把新加坡称为印度最干 净的城市。

两国这种亲密关系并非偶然。香港有一些[印度]公司,但自1991[印度政府开始经济开放]以来,印度已成为新加坡重点关 [吸引投资的]的几个主要国家之一,印度驻新加坡最高专员K.N.拉加万(K.N. Raghavan)表示。

新加坡这些战略性发展的 层根源,在于其温和的社会转型。该国试图通过为自己注入少许新潮因素,改变自己处处审查的保姆式国家的国际形象,走在时代的前沿——香港正是凭借这一点 蜚声亚洲,与新加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显著的例子是兴建两座赌场,总耗资约100亿美元。由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Las Vegas Sands)修建的第二座赌场不久即将开业,让这个一度禁止口香糖的国家,一举拥有两座亚洲最大的赌场

新加坡政府还通过其它方式, 为城市营造更为宽松的氛围,例如,减少艺术审查——目前,对电影和戏剧的删节,大多限制在容易引起争议的宗教话题上——对同性恋采取闻不问 度。同性恋在新加坡仍属于违法行为,但越来越为社会所包容。政府还修建了世界级的音乐厅等设施,并举办一年一度的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等赛事

过,一些情况仍没有改变。与香港强大、充满活力的新闻自由相反,新加坡媒体部分为政府所有,完全处于政府的监督之下。该国定期举行选举,但政府向来由人民 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组阁。几乎可以肯定,这种情况在定于2011年前举行的投票选举过后也不会改变。不过,根据一种高票落选人机制,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反对党 选人获得了国会席位

这些问题对国际商业没有多大影响——对于反对党的政治机遇,国际商界对政治稳定和法治更感兴趣。香港同样不是彻底 的民主制。但新加坡社会的逐开放,的确增强了它的商业吸引力,使这里成为一个更有趣、更开放、更国际化的国度,适合拥有不同背景的人生活港交易所(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主席夏佳理(Ronald Arculli)表示,香港有信心维持亚洲领先金融中心的前沿地位,并已采取措施,不单纯关注中国内地。目前,香港正吸引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来港上市

1月份,俄罗斯铝业(Rusal)为首家在港上市的俄罗斯公司。美容产品零售商欧舒丹(L'Occitane)本月成为首家在港上市的法国公司,这是 其推动亚洲销售计划的一部分。夏佳理表示:们不只是通往中国的门户。成交量较以往增加了许多,我们也推出了许多新产品。”不过,新加坡 当局仍然确信,自己在这场较量中占据了上风新加坡一位高层官员表示:认为香港希望保持开放,但在其构成、本能和治理方面,它的中国色 彩越来越浓。这对香港来说并不是一种不好的前景,因为中国南部地区前景相当光明。”“但我们考虑的是亚洲乃至全球——有上海、班加罗尔、海 得拉巴,那些重要的西方城市也不会静止不动。这是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香港已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译者/何黎

(zz from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2482?page=1)

 


Comments